文章

冷凍血漿輸注比擬白蛋白輸液用於容積擴張的迷思(Albumin, plasma, and volume expansion)

以前讀書時和當實習醫生時也沒想這麼多,現在能認真讀書才發現以前工作真的是昏天暗地。老師說什麼就照著作。沒有自己思考。 臨床上常用FFP或SFP來當做擴張血管內容積(intravascular volume expansion),到底有沒有實證呢?還有人「FP說是窮人的Albumin(不符合健保適應症就需要自費)?」

少女經期的重要(Menstrual Cycles in Adolescent Girls as vital sign)

青少女的驚奇,ㄜ,是月經週期,在他甚麼歲數時出現,週期有無過長,不正常出血等等,在青少女也算是一個生長發育的指標,美國婦產科醫學會也發表一個臨床指引,建議列為青少女的另一生命徵象。當有出現在診間,月經開始的有無,月經週期規律否、有沒有不正常出血,都該紀錄之,若有異常就要建議轉診相關科別(婦科或兒童內分泌科)

住院醫師的成長(Resident maturation in intensive care unit)

這篇是看到一篇ICU的教學文: Practicing medicine like an adult ,心有戚戚焉,也想起當時在當總醫師的第一天被老師念而有所成長。期待在當住院醫師的前一天就要讀到,那該有多好。這邊不講醫學知識和技術,講的是心法。在此分享給其他看官,若直接看原文,其實文中敘述蠻有趣的。 ICU care的心法 這個事除了醫學專業背景知識、在醫學工作上必須學習的。要如何成熟,想得深一點、看得遠一點、對於困難決定負責。而這是有別於住院醫師的"資深"住院醫師!尤其是跟主治醫師報告病況的時候。 

退燒藥開立時機?(fever and antipyretic medications)

明智的選擇?  這是最近發現有趣的醫學文章,一系列文章的主旨為" Things We Do For No Reason ",無腦的所作所為,臨床醫學上,有一些醫療處置,到底對病人真的有幫助,還是治療醫療人員的心理?是真的需要還是其實只是增加危害。而這一系列的文章就是由正反兩方去討論一些醫療處置,有些是傳統老師教的下來照著做,有些是自以為學理如此做的但事實上並沒有幫助的醫療處製。

張力性氣胸針刺減壓(pediatric tension pneumothorax needle decompression)

圖片
針刺減壓 在 張力性氣胸(Tension pneumothorax) ,成人患者需要針刺來減壓(needle decompression) 的狀況,其下針的位置在過往的鎖骨中線和第二肋間交界處。傳統上需要 45 mm長的針或導管,有大約22-50%的外傷患者效果不佳,因為胸壁厚度(厚實的胸大肌)的關係,太厚了。  成人的入針處 是故在新版ATLS和美軍都建議使用 第五肋間和腋中線交界 處,好處是較薄的胸壁厚度到達肋膜層,以及解剖學上附近沒有大血管。此外,若有需要放置引流管,可以透過原入針處放置。缺點病患躺在病床上手臂沒有外展的話,會被手臂擋住。 孩童的精準醫療? 那孩童要怎麼選擇呢? Leonhard在2019年的文章統計作出了建議: 為了降低肋間血管和胸腔內器官, 針會採用: 新生兒(Small infants and newborns):24G cannula 嬰兒:22G/2.5 cm needle ~五歲孩童:20G/3.2 cm needle ~十歲孩童:18G/4.5 cm needle 位置在: 前腋中線與第四肋間處交界處 在穿刺的過程中,透過針筒抽吸負壓進針,若有抽到空氣些微讓針尖(針頭斜面處)有過肋膜即停止前進! 參考資料 Leonhard, G., Overhoff, D., Wessel, L. et al. Determining optimal needle size for decompression of tension pneumothorax in children – a CT-based study. Scand J Trauma Resusc Emerg Med 27, 90 (2019). https://doi.org/10.1186/s13049-019-0671-x https://litfl.com/tension-pneumothorax-time-to-change-the-old-mantra/

鈕扣型電池吞入(button battery ingestion)

圖片
某次急診看會診遇到,吞入異物,這異物還是鈕扣型電池,這下傷腦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