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, 2021的文章

醫療現場的對話-「病人說了什麼,醫師聽到什麼?」(What Patients Say, What Doctors Hear)

圖片
病人説了什麽,醫師聽到什麽? (What Patients Say, What Doctors Hear) 如何讓診間出現有意義又清楚易懂的病醫對話         作者丹妮爾.歐芙莉醫師是一位神經科教授,以活潑清晰的口吻,描述了他所遇到的醫病對話現場及心路歷程,深入淺出地探討行醫過程中,這個高風險的領域,並佐以最新的研究,訪問了學者、醫師、病人,藉此闡明醫療工作中最平凡且最常見的「溝通」,是行醫應該有的核心。

健保之公共財的悲劇(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and the Tragedy of commons)

圖片
這邊討論比較多是台灣健保制度下的公共財,就是健保這塊大餅。 健保提供了台灣民眾的健康,有病可以就醫,就算是經濟弱勢的民眾,即使健保欠費亦不會被鎖卡,還有一系列的弱勢協助措施。  健保屬於一公共財( Commons),他和共有財的特質部一樣,共有財有非競爭性、非排他性。但共有財則是有一定程度上的競爭性。 什麼是公共財 拿海洋中或湖泊的野生魚類來解釋,每個人捕捉一定數量的魚類,魚兒繁衍不至於滅種;但是若少部份人過量收穫魚類,種群也將枯竭。 看個TED影片就知道(可以打開youtuber的字幕有中文字幕): Garrett Hardin的理論說打了個比方,多個畜牧者在一個共有的草原放牧小牛,牧草的量足夠支撐牛畜,每季都能夠再生。但若是畜牧者放任讓自己的牛隻吃更多或者畜牧更多的牛,這樣草原的資源就會隨著時間,或是下個世代就被消耗殆盡。每個畜牧者都是罪人,儘管他讓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而沒有考量整體的最大利益。 我們可以怎作 作為醫護人員的我們,我們可以作哪些,減少這醫療的浪費,畢竟每一項醫療的費用,都含有我們所繳的健保費用。面臨日遽增長的保費,你不想要多少節省開銷嘛?(雖然浪費多的人不是我們,我們自己或許也用不到健保資源,但是若把他當作捐款也是一個作善事的表現!) 我們從健保體制下三個主體來討論: 醫護端 、 病患端 、 健保管理者端 。來看我們可以做什麼(不過這裡只能講大觀念,細節其實牽扯很多因素) 醫療人員,資源的操作者 醫護端是醫療資源的實施者,左右著花費和健保支出,台灣的健保是單一資源體系,所以是個有限的資源(儘管逐年增加個體需要繳交的健保費)。如何在我們手上有效率實行是一個很大的學問,不可否認的,使用者不是我們是患者,或者擴大來說是健保囊括的大眾。所以我們會被患者的期待或著施予地壓力所影響:病人質疑說你不做頭部電腦斷層怎知道有沒有腦出血,而醫師很懼怕很低的風險,就做了檢查(阿~我就怕被告阿)。然而也有過度使用資源,來讓增加自己的業績:無意義地密集回診,或是多開用不到的藥膏(其實不多見)或是醫師浮報點數(這個就是俗稱詐領健保)。抑或是過度地檢驗或治療偽陽性的檢查結果。是故醫療資源的提供者/實施者應該明確知了各檢查或藥物或治療的適應症和它的極限,審慎地使用。這也是這幾年Evidenced base medicine或Cost effective stratege等所要作的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