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, 2010的文章

追逐日光

「人類的死亡率是100%,只是時間的前後而已」,人終有一死,在死前想為誰做些什麼,或為自己成就些什麼,反倒是人生的重點。」

作者年輕有為,卻在人生的巔峰獲知得到癌症,或許心中有許多的不安和不平衡,但積極樂觀的態度,讓他神智清明的安排好一切,最終離開這個世界時,他留給他的親人一種堅定的態度:「人是有能力為自己作最好的安排的」。

世事無常,有時我們一向認為重要的事,經過一連串突發事件、心境轉換後,變得一點也不再重要了;有時過度的犧牲,得到的結果卻不如我們所預期的,那都是因為我們失衡了,而去追求原先便不應追求的人生目標,即使有一日追到了,或許也不如想像中的愉快美妙。

這本書我曾在我考osce壞消息告知的時候,那時病患是得到突然肝癌末期,在告知後,病患有些恐慌,推薦這本書翻閱,或許可以對往後徬徨無助最後一段路,也能活的精彩、活的快樂。

P30. 愈快接受現實愈好,這在商場上是格外有用的技能。
人生中重要的事要「往前移」

P51. 最高位置並非垂手可得,必須付出相對的努力。

P71. 只要我們照顧好每分每秒,月月年年也會照顧好自己。~Maria Edgeworth

P74. 第一次就做得對。

P81. 我一直提倡要對目標全心投入:制訂目標、執行目標、達成目標。

在迅速做出這些決定的同時,更重要的,是這些決定必須清楚明白(對我、對其他人都必須如此),而且必須貫徹執行。我認為其他與我同命相憐的人通常也知道該採取哪些正確的作法,只是他們害怕堅持自己的計畫。

P100. 事情並不會依照計劃進行

P102. 我不會讓不幸與厄運,尤其是挫敗的態度,令我偏離目標,其中一項目標是,試著讓每一天都成為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。我心裡的那位執行長、那位事必躬親的主管,終究必須放手。

P110. 別一味地想控制時間,而是要試著控制精力,這樣就更有機會達成自己的目標。

P111. 入等同犧牲、成熟、道德與確定,幾乎可說是等同於所有的價值觀(至少我是這麼認為)。然而,不幸的是,投入--尤其是商場上的投入--最後等於時間。......願意付出大量時間,就表示你已經展現了自己的投入程度。若沒付出這麼多時間,在定義上,你的投入程度就值得懷疑。時間才是老大。

投入是關於深度、關於努力、關於熱忱;投入是關於想要待在某個特定的地方,而不是什麼地方都行。當然時間也牽涉在內,不這麼想就是太天真、太不合邏輯了。

但衡量是…

人生要活對故事

這是一本有許多正向能量的書,

雖然我始終無法感覺到她給我注入了多少能量,但是我相信她所給我們對人生的態度是對的,

是能活的快樂的,儘管你身處多艱困的環境,多窮困的人生,抑或是表面光鮮亮麗但卻苦悶的人生

都能漸漸步入快樂的境界!

當然書摘只是重點,而如何改變思考和態度,書中按部就班的說明,可以讓讀者去逐漸改變。


============重點摘要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=摘自「人生要活對故事The Power of the story」賴俊達譯 Jim Loehr著=

P.31 你不僅是你的故事的創作者,你還是故事的主人翁。英雄絕對不同影響。

P.60 尼采:知道為何而活下去的人,能忍受任何情況。

P.61 活對故事的三大基本原則之一,可以為之生為之死。

P.62 目標事你終生全力以赴的事物,也是不惜一切代價去捍衛的理由。目標不是誘因,而是推動一切的馬達。

P.64 想活對故事,首要步驟是要能與人生終極目標有一致性。

P.65 想像有塊墓碑,你能接受墓誌銘只是陽世子孫永祀這類文字嗎?有必要再多寫一點。

P.88 要正直的活著,你必須回顧關於自己的神話,儘管他有各種缺點和限制,你也能接受這個神話是好的。

P.126

在狂熱崇拜的心智控制中,主要是透過信念系統來影響人,並且利用人們自己的能量和渴望有效地對付他自己。

P.144 我們所抱持的核心價值觀和信仰,並非真正的真理,而是我們真正的真理,也是我們的故事中的關鍵要素。

P.144 Talmud: 我們觀看世界時,看到的並非事物的本質,而是看到自己。

P.146信仰和價值觀並不是我們所擁有的靜態性向,而是會在重要人生轉捩點及日常生活中,左右故事發展方向的特質。

P.161 當思密的聲音是正確的,並且能與公開的聲音取得一致,你的力量將震撼人心。

P.163

十種訓練內在聲音的技巧,平息你的內在聲音、召喚良知的內在聲音、召喚理性和智慧的內在聲音、召喚支持的鼓勵的內在聲音、召喚不屈不撓內在聲音、召喚「我不吃這一套」的內在聲音、學習把「我不吃這一套」的內在聲音擱在一旁、召喚慈悲的內在聲音、召喚你的真誠聲音、召喚直覺聲音、

P.197 生活之中所以變得豐富,是因為我們投注了承諾、熱忱和專注,而不只是時間。

P.239 支配我們人生的是習慣和僵化的記憶,而不是有意識的行為